《什么播放器可以看天赐的声音》[婚姻感情]当一个圣母嫁给一个渣男,结局会怎样?

来源:1020影视网_www.1020ys.com   发布时间:2020-10-18 22:27:59   浏览次数:7070
我和他结婚三年,三年下来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忘了结婚的初心是啥。为什么结婚?为什么和他结婚?结婚我又是寻求的一种怎样的安慰?我和他是传说中的龙虎斗,性格脾气都是烈性的,都不服输,不服对方。我俩不是偶尔一件事情站在对立面,我俩是任何事情都是站在对立面。我俩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水深火热,火辣辣。就连我对他的关心得到的回应也是对立面的。比如一件事情,我做了早饭,让他吃了早饭再出门,他就会说我先去干嘛干嘛,再回来吃早饭。好嘛,等他一圈回来早饭压根就不会吃。然后在下次吵架时候,他就会说他没有吃早饭。再比如,早晨出门的时候天气比较冷,我说你把短裤短袖换成长裤长袖,他就会说不冷啊,这样穿的正好。然后出门不到半小时就好冷死冷死了。我有时候,就气不过,会问他一句:你老婆会坑你吗?为什么你就不能听她一句。他会笑呵呵的说,不听老婆言吃亏在眼前。我无言以对,再有下次的时候,他还是会按照他自己的意思来,不会听我的劝。他甚至会对我说:跟你有关系吗?我曾经很正儿八经地问他,我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我总觉得我是你的敌人。我们几乎没有哪一件事情是能有统一意见的。像那些典型的抬杠的小情侣一样,但在我看来那些小情侣只是互相抬杠,遇到事情还是意见统一矛头一致。而我们两个呢,我的感觉是:我不是他老婆是他的敌人。来自敌人的敌意、防备。我很想说,说很多很多的事情, 想把我和他之间的很多的矛盾,故事,所经历的那些事情,都用文字描述出来。我告诉自己我好想去开一个播客,把我们之间的事情都写下来,不管最后的路是分是合,都能记录下来做一个回忆。我想我是那种浪漫又现实主义的人,想要浪漫,又过着现实的生活,每天被所有所有的小事包围着。简单地说,他结婚前赌钱,输了很多钱,就在结婚前几天,我瞒着父母什么事都没说,跟他结婚。我认为就我对他的这份情谊,他就不应该辜负我。但他干的事情是第二年的8月份和十一月份继续赌博,又输了很多。在我一次又一次忍无可忍的时候我还是原谅了他,帮他还债,带他走正路,监督他,陪伴他。对于一个普通的女子来说,我觉得几十万不是一个小债务,我扛了。后来,他检查出了不孕不育的问题,我又陪伴着他一路看病,一路支持。我认为,这种不离不弃,他应该对我更好。说到底,我是一个抑郁症患者。无论在我情绪怎么样的时候,我都在陪伴他。我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特别是婚后在他身上发生了这些事儿,我就变得更加的坚强,更加的霸道,更加的独当一面。他拿我的一个小姐妹做比较:他的原话是10个某某某都抵不上我一个人。我想,这句话他是承认我的能力的,但是承认不代表服从。我有时候想,如果没有这些能力,第一点:我和他走不到今天,第二点:他过不上今天的日子。也许这样说,言重了我的能力,地球少了谁都会转。但当你知道他犯了那些错之后,准备去办假身分证跑路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绝望吗,或者说这不叫绝望这叫失望。失望自己怎么看上这么一个男人。在后来的某一天,他告诉我他没有跑路的原因是因为在乎我。我听完这些话,我笑了,我不知道该相信还是不敢相信,但是我还是相信爱情是美好的婚姻应该是幸福的。我认为的“在乎”是,难道他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吗?不知道输这么多钱会给这个家庭带来怎么样的后果吗?会给这段婚姻画上句号吗?这就是他所谓的在乎。还是他觉得我会再一次原谅他。因为一次又一次他的保证,我好像得了一种病叫保证恐惧症,我特别害怕他跟我保证什么。我给他的总结是:保证是来自于嘴里的,不是来自于心里的。所以,我的抑郁症,在他一次又一次的保证中一次又一次的伤害着自己,变得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变得越来越患得患失,精神变得很紧绷,时刻担心着某一天,又会发生一件天塌下来的大事,在我帮他慢慢慢慢地往好处走的时候,我的情绪变得很糟糕。这个时候,我很明确地跟他说我的抑郁症可能严重了,希望这个时候他能帮我走出的走紧绷的精神的困扰,希望他能多给我一点关心。你一定想象不到我得到的是什么,我们在意见出现分歧的时候会吵架,会大吵一架,第一次,他动手打我,叫来了120救护车。第二次他打我,打聋了我一只耳朵,鼓膜穿孔,现在还在治疗。他的理由是,我逼的。我患得患失的情绪,过山车的情绪,然而我的想法是:在他最难的时候我帮他度过了,现在他翅膀硬了,所以他任何事情都会跟我叫板,都可以跟我叫板,都有能力跟我叫板。他每个月赚的钱都用来交代他的那些破事儿了,他理直气壮觉得自己欠的债没有我来还已经很不错了,我必须要交代一下的是他现在所从事的工作是我带出来的,是和我做同一个行业同一件事儿,类似夫妻店,各自负责不同的内容。这种现状,最经典的话:过河拆桥。从他2次打我,到我们准备试管婴儿,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走的这条路对还是不对。我很害怕做下去是一望无际的失望。我的抑郁症,导致我在某一天的争吵中,割腕了。在那一次后,我哭了一天。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其实每次争吵都不是什么大事,而我抑郁症焦躁的情绪是,我特别希望他在当下,我需要安慰,哄我,宽慰我。而不是抬杠,狡辩,说理,这种更刺激我的行为,让本来就无法自控的我,会情不自禁的动手。安静下来之后,我都想不明白为啥我会动手。我知道,他伤害了我,我恨他。我其实是需要关心的,但和他之间的相处,我又必须强大。在我卸下坚强的时候,渴望的关怀,拥抱,温暖。连他都迷失了我是一个女人的身份。他会在我搬一筐货之后说:你就搬一下,没毛病吧?这就是我深爱的男人。在现在的日子里面,我看到的只有一个不负责任,不承担家庭责任,不关心家庭,不关心我,只有钱,什么事情都是钱,我排在了钱的后面。我一直想着,如果继续和他过下去,我们应该去婚姻咨询所,咨询一下我们俩的婚姻,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找一下各自的原因,然后继续好的往下过。他给我的答案是,如果他们能拯救婚姻,那天底下就不会有那么多离婚的。我竟然被他的这句话塞得哑口无言。话很多,千言万语,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绘,可能我真的需要一个老娘舅,调节一下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此刻因为已经事情我一个人睡在外面,我实在不想回家面对他不想吵。他总是会在我兴致特别特别好的时候,做一件让人特别特别恶心的事情,就好像人一口吃了一个苍蝇那样。一次又一次。每一次对你说的话就是:我不就怎么怎么样吗。我有什么错吗?我听的这种口气,我就觉得我真的不是他老婆。我在做最后的挣扎了,要不要继续这种“敌对”式的夫妻关系。我太累了。想要抱抱。h在这个故事中,我们能看到什么,一个女人含辛茹苦维持着这个家,一个男人却总是辜负她?一个神圣伟大的女人,一个无耻卑劣的男人?不,其实不是这样的。打都打不走的女人,真的是深爱男人的女人吗?爱情才没有这么瓷实,它是那样易碎,比它更顽固的是一个人的控制欲。她将婚姻的完整看成是自己的目标,她渴望掌控局面,当对方一次次突破自己的控制,她要费尽一切力量将残局收拾好,她不能忍受任何人干扰自己的计划,破坏自己的安排。她说了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这个问题都有一个核心:你为什么不听从我的,我是你的老婆啊。但为什么一定要听她的呢,反正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对方是成年人,看开一点不行吗?答案是不行,因为这会影响到她对局面的掌控度。她允许并纵容了男人的渣。结婚前输钱了没关系,婚照结;结婚之后继续输,还是要原谅;不孕不育也无所谓,她陪他看病,一切都只为,“我认为,这种不离不弃,他应该对我更好。”而渣男在圣母面前会变得特别渣,这既是对控制狂的反抗,又是因为这一切都是她们想要的,她们需要一种神圣的受难感,在痛苦中升华自己。“你看,我那么爱你,对你那么好,你却对我那么坏。”圣母与渣男的缔造,只是一场华丽的幻觉,以为自己忍得很神圣很伟大的女人,苦苦值守的是自己给自己添加的负累,没有人要求她必须如何,更没有人会为此获利。没什么需要调节的,控制欲总是关乎一个人内心的恐惧,只要一撒手,不再害怕失去,一切被害的幻觉都会消失。
本文由27144影视第一时间发布!
推荐阅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最新影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