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并木塔子》[婚姻感情]三次起诉,我终于离婚了

来源:1020影视网_www.1020ys.com   发布时间:2020-10-18 22:23:49   浏览次数:7095
4年前,我26岁,催婚3年的父母,终于把他们的女儿嫁了出去。我和湖北农村老家的一个老实男人结束了一年不咸不淡的相处,步入了婚姻。选择的这个男人符合父母的心意——不爱说话,比我大四岁,在小镇上有套房子。“嗳,以后就多一个女婿过年过节送礼了呵”爸爸脸上浮起了少见的喜悦,印象里他看到我总是咬牙切齿的一副模样,骂骂咧咧地——“小丫头片子吃那么多……”“臭丫头读什么书读,去干活!”“给我滚!你怎么不早点死!”骂得不解气时,身高不足一米七的他单手抓着我后颈提起,我悬在半空不敢挣扎,那时他很大,我很小。他痛恨我,因为他把生儿子的赌注下在我的身上,而作为最小的女儿,我让他输得一塌糊涂,被同村人嘲笑“无后”。在父母面前他抬不起头,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女儿身上。14岁的我,跟姐姐14岁时候的遭遇一样——不允许再上学,到城里打工。姐姐一五一十地把钱上交给爸爸,而我偷偷藏了私房钱,20岁那年我独自一人去了北京,一边工作,一边学电脑,学瑜伽,学英语。因为穿着寒酸,经过亮堂的商场时不敢进去,有时在门口驻足,我抬起头,望着这周围高耸的建筑,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小了,小得像雾霾里的一粒尘埃,漂浮不定。3年后我拿到了瑜伽班的优秀毕业生,分配工作时,我还是选择回家,当一名瑜伽老师。可能人最终还是要落叶归根吧,即使童年很不幸,但有一个不幸福的家,总比一个人在外什么都没有强。“女人结婚了就是要忍”结婚之后,两边父母都开始催生。一直都喜欢孩子的我,并不甘心自己的一生就如此步入相夫教子的轨道。刚好,北京瑜伽学校的老师问我愿不愿意再去北京工作。如果几年前,我毫不犹豫立刻出发。可是当时,我就像一片穿越过惊涛骇浪颠簸的叶子,身心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力气再往外飞。看看丈夫那木讷老实的样子,婆婆勤恳的做着农活,我想,家,就是这个样子吧。总算有个地方能让我停下休息休息了,定下来吧。于是怀孕了,回复了老师不去北京,家这边的工作也辞了。噩梦从此拉开了帷幕。婆婆仍然勤恳,却用命令的语气让我做这个做那个。公公也常常骂丈夫:当家做主过日子只能听男人的,听女人的话没出息。相处久了,丈夫就像家里多出来的一个家具,没有精神交流。他从不主动走进我的世界,我努力也走不进他的世界。他总说,都结婚了,哪有那么多话说。生完孩子后,丈夫对我好了一些,抱孩子,换尿布,为我买吃的,什么都跟我商量着去做。可是公婆开始斥责他,婆婆把所有活都揽到自己手里,一边心疼着丈夫一边骂我懒,没有尽到女人的本分。坐月子期间,我下体伤口疼痛了不能弯腰,晚上,在我们主卧内的独立洗手间,丈夫帮我清洗伤口、擦药,房门关上了的,但是锁坏了。突然婆婆冲了进来,把丈夫拉出去,吼他:“干什么!哪有男人给女人洗下面的,只有她伺候你!不要忘了你是男人!她又没断胳膊断腿,不能自己弄!”我愣住了,眼泪霎时漫上来,我双目格外用力地盯着丈夫,渴望他能为我说句话,可他一句话也不说,就放下手里的药瓶,走了出去。留下婆婆骂我懒。当初要我嫁得离娘家近,妈妈的理由是有什么事了可以相互照料。可是受了委屈,妈妈说的却是——“女人结婚了就要忍忍”。“熬过去,老了就好了。”“我和你爸爸不就这样过来的吗?”甚至附和着婆婆说我作为女人太懒了。我不明白自己懒在哪里,要怎么才算尽到女人的本分?孩子是纯母乳的,我夜醒加早起,每晚哺乳六七次是常态,天一亮孩子就醒,到了饭点要哺乳,我自己却不能按时吃饭。我的伤口疼痛,丈夫帮我清理伤口怎么就成了“懒”了?呵,她们是辛苦过来的,所以我也不能“被伺候”吧。想到这,我坐在马桶上一阵苦笑,眼泪伴随着身子的抖动掉落下来。有人说,男人向女人抛了两根绳子,她们一根用来绑自己,一根用来绑另一个女人。而我被我最亲近的两个女人绑着。孩子半岁,第一次起诉离婚大概丈夫自己骨子里也是贪恋男性既得利益的好处吧,刚开始还会帮忙换尿布、为我买吃的,后来常常不打招呼就离开家,不知道去哪里、干什么,什么时候回来。彻夜不归,数日不归,甚至数周不归。公婆觉得就一个孩子,我自己带就行了,他们也回乡下了,我独自坐在空旷的客厅给丈夫打电话,无数个无人接听,无数条短信没有回应。孩子半岁了,独自带孩子半年,婚姻早已有名无实。我考虑良久,提出离婚。丈夫回来了,暴跳如雷。他不能接受离婚,公公打了婆婆一辈子都没离婚,他以为自己也可以,无论怎样冷暴力妻子都不能离开。离开意味着对他的抛弃,对不起他。他摔东西,大吼大叫。我选择去法院起诉,丈夫态度骤变,跟我主动保证,划清界限,分清楚妻子孩子才是自己的小家庭,老人那边是老人的家,他再也不夜不归宿了。孩子还小,如果家庭能挽回,我愿意再给丈夫一次机会,就撤诉了。撤诉第二天,丈夫冷嘲热讽,说我斗不过他,还不如老老实实带孩子,别想走掉。他知道我得不到娘家支持,嚣张地说我哪儿也去不了。我气得跑到法院,却被法官告知要过六个月再起诉。要间隔六个月,他知道而我不知道。再次想到妈妈的话,我产生了怀疑——妈妈的一生是这样熬过来的,婆婆的一生也是这样熬过来的,她们都不幸福,而我,想要幸福啊。“我最讨厌你讲那些大道理。”虽然初二我就辍学了,但是打工的那几年里,自己读了不少心理学的文章,当我看到“原生家庭的代际轮回”这个词的时候,有种力量在我的体内复苏了。好像黑暗的枯井里,突然窜出一支金盏花。有个声音在重复——轮回! 我暮然惊醒,丈夫的情感僵尸和公公一样,也和自己的父亲一样,他们都是一个类型的男人——不够尊重女性,婚前讨好得到,婚后弃之不顾。而母亲则和婆婆一样,一样的忍辱负重,一样地看似可怜却对儿女张牙舞爪。他们所有人对我的讨伐,团结地指向一个目标——做和我们一样的人,继续轮回。“我可以跳出轮回的!!”我想,像发现新大陆般。我欣喜若狂,手舞足蹈地跟丈夫分享了自己的成长,聊到他的童年养育,谈到亲子关系,夫妻关系的重建……丈夫听完,视线从手机移到我脸上,不耐烦地说:“我最讨厌你讲那些大道理!你别跟我提那些乱七八糟的,我爸妈他们就是这样过来的,过日子就是这样的!”“砰!”他又摔门而出了。我们之间无话可说,大概他也厌倦了吧。丈夫第二天回来提出了离婚,条件是房子没有钱没有,我可以继续住在房子里带孩子。我一刻也不犹豫,果断答应了。在路边拦车去民政局,夏天地面晒得发烫,我还没来得及吃早餐,有些无力,丈夫狡猾地从我手上抱过孩子,说:“不离了,回家”。把我拦下的每辆车都赶走。孩子在他手上,他知道我想要孩子的抚养权,没有孩子,我哪儿也不敢去。我口头上说:好,回家。走了一段路,从他手上接过孩子后,说时迟那时快,我转身拦下一辆的士,迅速跳上车。我紧紧抱着孩子,将手机关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第二次起诉离婚,娘家人骂我贱两个月后,我再次电话给丈夫提出离婚,丈夫答应了,问清地址后,丈夫带着我的爸爸突然造访。丈夫无赖地问回不回去,我背对着丈夫在给孩子喂饭,回答:“不回去,我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不可能了,但你是孩子爸爸,我想跟你和平离婚,只是结束我和你的关系,以后你还是孩子的父亲。”话音刚落,当着孩子的面,丈夫一巴掌就落在我颈背。孩子吓得哇哇大哭,爸爸坐在饭桌仿佛没看见,淡定的吃!吃!好像面前发生的一幕对他而言,是隔了屏幕的电视剧。我报警,警察到来之后说:“哎呀都打红了。”我爸爸把警察拉到一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警察竟然走了。我抱着孩子冲了出去,当夜不敢回住处。充电器没带,纸尿裤没有,身上现金也不多,在一个非常便宜的小旅馆将就了一晚。蚊子嗡嗡的叫,水龙头滴出来的水流还没有小指头粗。儿子睡前有点不安的环顾四周,我尽量让自己平静,轻轻哼着儿歌,为他赶了一夜的蚊子。还好,他睡着了。2016年末,我再次回老家正式向法院递交离婚起诉书。等开庭期间,娘家表示让我回去住。开庭那天,娘家为了脸面,派了姐姐一个人和我去开庭,而男方家去了两辆车的人,除了乡下的亲戚,连邻居都去了。他们联名签字证明我们夫妻感情好……我像是古代出逃的媳妇,要被捆绑回去一般。庭审丈夫请了律师,我败诉了。因为第一次正式开庭,法官说按照法律程序,如果被告坚持不离婚,法律要给他一次机会。我不甘心,决定要再次起诉。以为自己如此决绝,会让父母看到了我的决心,开始尊重自己的选择,没想到,他们心甘情愿活在以暴制暴、重男轻女的轮回链中。这铁链锁进他们的骨,他们的肉,锁进了他们的魂。他们不会再挣脱了,也不会让我挣脱。挣脱就是罪,就意味着抛弃他们,自己远走高飞。2016的冬天格外寒冷,农村里的风没有高楼的遮挡,像刀片在脸上刮。像野人锋利的爪挠乱发丝,挠乱碎掉的心。每个人都坚定灼灼地告诉我,我一定不会赢,我一定争取不到抚养权,因为我是个女人!一个没有工作,没有靠山的女人,怎么能带着孩子呢?妈妈骂我贱,不好好呆在丈夫家,跑出去瞎折腾。姐姐骂我,叫我抱孩子滚。还有一个月就要过春节了啊。“离婚的女人,不吉利!”“滚回你家里去,不要在我眼前晃!”“为什么要我住到你们家来?是为了凌辱我吗?嫌我太坚强,在我心口捅刀子,让我受不了了回到那个痛苦的家吗?”我的心像钻石被敲破,撒落一地晶莹,每粒碎片都在滚动挣扎着喊痛。抱着孩子,独自再次坐上汽车回城里过春节,我已经不再觉得冬天有多冷,因为最冷的人心、人情的冷暖我都品尝了。30岁,我第三次起诉离婚今年4月,我再次起诉离婚。这一次请了律师,在见面交流听了我的经历之后,他感叹我的顽强,同情我在婚姻不幸里的抗争,他坚定地跟我说:相信我!我害怕自己得不到儿子的抚养权,于是连夜给律师写了邮件:律师你好,我觉得还有个重要原因要考虑进去。孩子非常习惯了大都市的生活,熟悉的环境,每天见的小伙伴,以及亲密爱他的妈妈。如果法院强行改变这些,突然把他判给男方,孩子太小会以为妈妈不要他了,轻则哭成病,重则形成早年被抛弃心理创伤,这创伤引起的后续行为人格障碍可能就是一生。有多少成年人长大后无法经营好关系,不是童年的心理创伤导致吗?比如留守儿童?幼年被送养的儿童?长大后都普遍缺乏安全感,对自己的人际关系造成危机。要么自卑,要么要强,一辈子都会在心理上是巨婴,在对象身上找寻小时候缺失的“妈妈”,过分的索取感情。单亲妈妈是可以教育好孩子的,纵观古今都有案例:古代欧阳修,孟母三迁的孟子,现代有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歌坛巨星周杰伦,好男人代表影星邓超。很多例子证明单亲妈妈强大的话,身心灵能量可以雌雄同体,把孩子教育得很好,而鲜有事实证明单亲爸爸把孩子带好的,无一不是急着找下任妻子帮忙带,就是只顾工作不懂育儿。哲学家叔本华也说过:你教育了一个男人,仅仅教育了一个男人。而你教育了一个女人,则教育了一代人。一个母亲在家庭中的影响绝对大于父亲,不是说父亲不重要,而是针对于目前中国这种大环境下的家庭架构,父亲参与亲子育儿相当少,所以父亲的优势根本不足以体现。一个完整的人格是需要母性力量和父性力量来同时滋养形成,但客观事实达不到时,就要把孩子留在比较强大的那一方,才能得到更多滋养,而不是把孩子留在能力不足的那一方,这是违背人性的。那样孩子不仅得不到滋养,还要被吸取精神养分,没能力的单亲家长会把自己的付出以孝顺之名胁迫孩子:我挣钱都是为了你,你这么不听话,我多么辛苦!!让孩子从小就背负内疚,惭愧,觉得自己是不配得到很好的爱的,自己只是家长满足自己心理虚空的工具。觉得家长自己无能过得辛苦,都是自己造成的。试问,谁愿背负这么重的负能量长大?一个自己都没得到丰盛无条件的爱的人,长大如何有能力去爱别人?所以,我不会把我养育好的孩子,给他们家糟蹋。至于孩子长大如何选择,我尊重他自己的任何权利。请您理解我的苦心。——Caroline律师看到我的邮件后,约我进行了私底下的演练,他让我保持低调,由他来交涉。在调解中心,律师先拿孩子打动他们,来软的——告诉他们作为父亲要为孩子考虑,把孩子强行弄回来,会生病会想妈妈,孩子小最需要的是妈妈。再来硬的——直接告诉他们,他们不具备抚养的优势,因为孩子是我从出生一手带大的,法律是站在孩子角度来判断最佳养育者的。然后再来乡土白话,男人不细心,女人带孩子细心,带大了,男人照样还是孩子爸爸。前夫带来的二爸简直就是男权霸主,在我面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不承认前夫打我,对我一通指责,摆出长辈的姿态嚣张跋扈。律师满足他的自恋,配合。当着他的面附和他数落我的话,假装指责我。转手却把协议离婚拿出来让他们签,他二爸被奉承的迷迷糊糊的,找不着北,还顽强保持着三分清醒,抗拒不肯签,庭长再站起来关键时刻添油加醋,和律师一唱一和,一面细数我的不是,一面大赞妈妈带孩子的好处。他二爸逼我写下给前夫看孩子的保证书后,前夫点头答应了离婚。他全程面无表情,低着头。我表面被批斗,神情落寞,内心狂喜。看着他一笔一划地在离婚协议书签下了名字,我也一笔一划地在心中描绘着自由。离婚两个月后的今天,我刚好30岁。三十年,人生还有几个三十年呢?是时候该为自己而活了。我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在初中时,因为治眼睛休学,当时医生禁止我看书看电视,孤单的我只能守着一个老收音机,最喜欢听的一个节目就是睡前故事,主持人用磁性的声音讲述着一个个美丽城市里发生的故事。有次半睡半醒间,听到一段大海的波涛声,我沉浸在故事中,节目结束时,主持人说那是全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青岛。“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啊!”这么多年过去,主持人的声音仿佛仍在耳边回响。心心念念,魂牵梦萦,总是在等待,等待,一次也未去过。谁说带着孩子就不能有诗和远方呢?“妈妈是什么样的人,比妈妈给什么更重要。”我要活出榜样给孩子看!在网上投了简历后,很多公司给我发了offer,最终我选择了做一名特教老师,专门教自闭症儿童,上班时间和儿子的上学时间同步,单身妈妈的未来可期。马上就要启程了啊。我想,人的一生最少有三次生命。一次是肉身的投胎,我们别无选择。一次是婚姻的选择,我们可能会犯错。第三次是重生的自由,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因为这常常意味着一切,从头再来。投错胎的女孩我,结错婚的女孩我,挣脱枷锁重获自由的我,我并没有和过去和解,而是勇敢的向梦想奔去。在奔跑中,不属于我的不会再牵绊我,属于我的自会与我同行。
本文由4房播播第一时间发布!
推荐阅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最新影视资讯